雁江理财网-功能全面的投资理财服务网站

ST北文连亏两年半之后,实力派股东意欲改选董事会 “热卖制造机”能否摆脱“散户收割机”

admin

股东意欲重选董事会

在上市之初,北京京西经济开发公司(现北京戈德电子移动商务公司)是北京文化的独家发起人,2006年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北京昆仑琨资金投入公司。

到了2021年末,中国华力控股集团公司(下称华力控股)成为公司控股股东,实质控制人变更为丁明山。

但,在2021年定增完成之后,北京文化变成无控股股东和实质控制人,宋歌在2021年6月成为公司新一任董事长。

多年以来,华力控股、富德生命人寿在公司大股东、二股东之位上几度轮换,公司却一直由持有极少上市公司股份的宋歌主导。

2021年4月28日,北京文化发布通知,拟将世纪伙伴转手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进步公司,作价4800万元,仅为当初回收价的3.56%。

4月29日,北京文化原副董事长娄晓曦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北京文化系统性财务造假,同时举报高管宋歌、张云龙涉嫌欺诈发行债券罪、违规披露等多重罪名。

2021年12月31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北京文化进行立案调查。

与此同时,北京文化的部分董事也开始“投反对票”。

2021年5月6日,北京文化被推行“其他风险警示”处置,股票简称变更为“ST北文”。

亏损依然如约而至,ST北文2021年上半年报显示,归母净收益为-0.45亿元。

独董褚建国表示,自己没办法判断ST北文半年报的真实性。但,ST北文负责人宋歌、主管会计工作负责人严雪峰及会计机构负责人张雪声明:“保证本半年度报告中财务报告的真实、准确、完整。”

股东们有的坐不住了,9月13日,ST北文收到富德生命人寿和西海岸控股有关函件,需要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改选董事会事宜,原董事会成员仅保留了陶蓉一人,而包括董事长宋歌在内别的人均不在内。

“这明显是一次董事会洗牌,有实力的股东们想要重新学会企业的控制权。”上述券商研究员觉得,假如改选可以成功,对ST北文可能是件好事情,“毕竟宋歌等人都已经被市场禁入了。”

8月27日,北京证监局对ST北文出具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显示,北京证监局拟对北京文化及娄晓曦、宋歌等有关责任职员作出行政处罚及采取市场禁入手段,除此之外,北京证监局已对北京文化及宋歌、张云龙、陈晨等自然人采取出具警示函手段。

截至发稿时,ST北文董事会尚没对此事作出反馈建议。

对于连亏两年,且今年上半年又亏损的ST北文来讲,重新改选董事会应该是一次“重生”的机会,但愿不要陷入控制权争夺的闹剧中。

而在ST北文乱象中受伤最深的无疑是散户,2021年5月,公司股价一度触及3.52元/股。ST北文最新收盘价为5.05元/股,较一年内最高价9.83元/股,几近腰斩。

7年前介入影视圈

ST北文最早并不是从事影视行业,简称最早叫京西旅游,后来改叫“北京旅游”,主营业务是“旅游项目资金投入及管理;旅游开发服务,生产销售旅游商品”等。

2013年12月,北京旅游决定以1.5亿元购买北京光影瑞星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后更名为“北京摩天轮文化传媒公司”,下称摩天轮公司)100%股权,开始进入影视文化行业,而摩天轮企业的实质控制人就是宋歌。

资料显示,宋歌因2005年初次资金投入电影《七剑》而被影视圈熟悉。

北京旅游从2014年十月24日起变更为“北京文化”。

这一年,由摩天轮资金投入和发行的电影《同桌的你》和《心花路放》票房成绩在同期上映电影票房成绩遥遥领先,超额完成2014年营业额承诺。此后,北京文化几乎每年都有一两部很好的影片上映,包括《拯救吾先生》《我不是潘金莲》《战狼Ⅱ》《芳华》等,特别是由北京文化联合出品及发行的2021年度现象级电影《战狼Ⅱ》,以56.83亿元票房刷新了当年中国票房纪录并维持到今天。

水涨船高,在2013年至2021年期间,北京文化的营业收入从1.63亿元增长至13.21亿元,归母净收益从0.33亿元增长至3.10亿元。北京文化的股价从2014年初的6.41元/股起步,最高涨至2021年6月的43.35元/股,但最后又跌至2021年12月末的14.69元/股。

这样来看,进军影视业对北京文化来讲,是一次很好的资金投入,但风向却转于2021年。

(作者:韩迅 编辑:张玉洁)

暴亏背后是什么原因

北京文化2021年年报显示,《我不是药神》创收2.55亿元,《无名之辈》创收约1亿元。但这两部影片的创收都不如另外一部叫《倩女幽魂》的电视剧,它当年给北京文化带来的收入达到3.58亿元。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热卖电影带来的收入反而不如名不见经传的《倩女幽魂》,而这部《倩女幽魂》的主角就是郑爽,最后这部电视剧却在2021年被计提了大额减值。

提起郑爽,就不能不提到北京世纪伙伴文化传媒公司(下称世纪伙伴),北京文化最后的暴亏就来源于世纪伙伴,与另一家子公司——浙江星河文化经纪公司(下称星河文化)。

2021年,北京文化以13.5亿元的价格回收世纪伙伴,以7.5亿元回收了星河文化,分别形成商誉8.34亿元、6.41亿元,再加上之前回收摩天轮公司产生的1.12亿元商誉,合计形成商誉15.87亿元。

2021年,世纪伙伴和星河文化分别亏损6.30亿元和0.13亿元。

直接致使北京文化2021年提取巨额减值,财报显示,2021-2021年,北京文化的净收益分别为1.25亿元、-23.06亿元、-7.72亿元,已经连续亏损两年。

对于亏损是什么原因,北京文化的讲解是2021年来自于“受行业政策和市场环境变化影响,星河文化和世纪伙伴经营营业额下滑,公司对星河文化和世纪伙伴的商誉及其他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并计提大额资产减值筹备和商誉减值筹备。”

2021年亏损是什么原因,北京文化归罪于“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与“对存货等资产进行评估和减值测试,并计提相应的资产减值筹备”,这个所谓的“存货”就是电视剧《倩女幽魂》,合计计提减值4.45亿元。

2021年5月27日,深交所对北京文化发出了长达12页的问询函,其中一个关注点就是媒体质疑的北京文化“2021年资金投入拍摄的影视剧《倩女幽魂》存在通过‘阴阳合同’向演职职员支付大额片酬的情形”,正是此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郑爽“阴阳合同”事件。

对此,北京文化在8月4日给深交所的回复中表示,“经公司核查,公司没与演职职员的关联方签署增资协议。”

一位不愿署名的券商研究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头部券商早都不关注北京文化了,“研究员敢去基金公司推荐北京文化,估计会被骂外出。”

果不其然,今年上半年,上海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对“关于郑爽涉嫌偷逃税问题”核查中发现,“郑爽于2021年主演电视剧《倩女幽魂》,与制片人约定片酬为1.6亿元,实质获得1.56亿元,分为两个部分收取。其中,第一部分4800万元,将个人片酬收入改变为企业收入进行不真实申报、偷逃税款;第二部分1.08亿元,制片人与郑爽实质控制公司签订不真实合同,以‘增资’的形式支付,避免行业监管获得‘天价片酬’,隐瞒收入进行不真实申报、偷逃税款。”

深交所另一个关注点就是北京文化是不是在近两年集中确认本钱或资产减值达成“洗大澡”的状况,但北京文化的回复是“公司没有营业额‘洗大澡’的状况”。

财报显示,2021-2021年,北京文化的净收益分别为1.25亿元、-23.06亿元、-7.72亿元,已经连续亏损两年。

曾几何时,《战狼2》《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几部热卖电影让北京文化(000802.SZ)一度成为资本市场上的明星影视上市公司。但,现在的北京文化不只“沦为”了ST北文,且遭遇股东需要改选董事会。

9月15日,ST北文发布通知称,公司持股10%以上股东富德生命人寿保险股份公司(下称富德生命人寿)和青岛西海岸控股进步公司(下称西海岸控股)《关于联合提请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函》,需要公司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包括《关于北京文化董事会换届选举暨提名选举第八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等。

9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ST北文证券部,但晏晶(代行董事会秘书)的办公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盛名之下,通过查阅ST北文历年财报,与深交所关注函,可能可以分析该公司热片没钱赚的缘由。

版权保护: 本文由 雁江理财网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datafx.cn/shares/20210917/206.html